...

《疯狂的外星人》怎么就成了宁浩生涯最差?

春节档的电影,鱼叔已经说了不少。


但还漏了非常重要的一部。


今天就来聊聊这部口碑两级分化严重的——


《疯狂的外星人》

Crazy Alien


 

作为逐梦春节档的影片之一,《疯狂的外星人》一亮相就给人一种收割票房的冠军之势。


四大卡司标签:宁浩、刘慈欣、黄渤、沈腾。


这四张2一炸,观众也的确买账,上映首日就以 4.05 亿的票房,稳居当日票房第一。


但宁浩大概没想到,这部野心之作,竟会遭遇口碑滑铁卢,成为导演生涯中评分最低的作品


豆瓣目前评分仅为 6.5



比起《黄金大劫案》还要低 0.3。



回首疯狂系列的第一部,《疯狂的石头》一经问世便大获成功。宁浩也因此被誉为鬼才,首次以商业片的形式碰撞大银幕,便尝试多线叙事的黑色幽默,大胆而突出。



要知道在这之前,他拍摄的大都是文艺电影


《绿草地》、《星期四星期三》、《香火》都是业内口碑颇佳,但难以出圈抵达普通观众。


宁浩向商业电影的成功转型,于他自己,于观众都似乎是一件好事,无论是他导演的《无人区》《疯狂的石头》,担任制片的《我不是药神》、《边境风云》,还有客串演出的《桃姐》《老炮儿》都是近几年国产电影的精品。



对了,在隔壁超火的「小破球」里,宁浩也有客串出演,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擦亮眼睛找找看。

 

春节档的两部作品《疯狂的外星人》和《流浪地球》都改编自刘慈欣的小说。


而《流浪地球》的版权还是从宁浩手上出去的。


因为宁浩个人就是有科幻情节的人,从《心花怒放》中就可见一斑,而且特别喜欢刘慈欣的作品,便担当了他的作品代理。


在《流浪地球》拍摄的过程中,宁浩更是处处帮忙,把《疯狂的外星人》的太空舱和衣服都借了出去。



不同于以往电影上映,竞品撕逼的气氛,今年引领票房的三家真的是一派祥和,互帮互助。


所以「小破球」、「小破猴」和「小破车」,这是要拉CP的节奏吗?


这样的气氛倒让鱼叔想起了当年墨西哥三杰互帮互助,携手迈向大师的情谊。


不过,目前的状况是《流浪地球》一枝独秀,朝着 50 亿票房直奔而去。


而《疯狂的外星人》的最终票房,估计不到它的一半。


票房不及预期(据说保底票房 28 亿)的最大原因,是口碑不及预期。



超过 19 万观众参与评分,但一半以上给了及格及以下的分数。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肯定烂片无疑了吧。

 

但在这里,鱼叔要说一句公道话:《疯狂的外星人》绝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烂片。


很多时候评分不是观众手中的一杆秤,而是情绪的宣泄口。符合预期,捧上天,不符合,踩脚底

 

在这样情绪化的评价体系里,不是对好电影与坏电影的判断,而是达没达到我心中预期的判断。


《疯狂的外星人》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部不符合预期的电影。



观众走进影院时,对它是怎样的期待:

 

1.黄渤+沈腾,当然得「爆笑」,毕竟「长在笑点上」这个人设立了那么久。


2.改编自刘慈欣的《乡村教师》,那得有经得起推敲的硬科幻。


3.「疯狂系列」重启,那起码得有招牌式的多线性叙事吧。


结果,吐槽最突出的三个点:


1.不好笑;


2.不科幻;(跟《乡村教师》有半毛钱关系吗?)


3.不疯狂。(招牌的多线性叙事没了,还是疯狂系列吗?)


实际上,宁浩拍的本就不是爆笑暗黑硬科幻,他卸下盖里奇的标签,竭尽宇宙之力,拉来米国帅哥汤姆·派福瑞陪跑五大洲,其内核讲的还是中国小市民。



首先定个调,这是一个讽刺喜剧,反讽贯穿了整个故事。


电影里呈现出的荒诞、丑陋,正是导演要讽刺的。


如果在这个层面就出现了误读,那观影体验一定不会好。


影片的故事背景是美国人和外星人在太空中建交,建交方式是交换唾液,对换DNA。

 

然而在交换唾液时,发生意外。

 

外星人被撞离轨道,落到了地球上的一个中国游乐园里。

 

这个游乐园是个迷你世界公园,全世界的知名建筑的缩小版都汇聚在此,美国白宫、法国埃菲尔铁塔、埃及金字塔、巴西耶稣像……

 

这个公园里唯一本土的却也是完全虚构的建筑是,花果山


 

花果山里,是世代驯猴的耿浩和他的好兄弟大飞。

 

耿浩(黄渤 饰)是个传统的理想主义者,不懂变通地守着驯猴的手艺,希望在新时代复兴家族西南猴王的美誉。


 

大飞(沈腾 饰)是空想实用主义者,金钱至上,什么赚钱盘什么,最近盯着白酒生意,天天煽动耿浩一起加盟赚大钱。


 

这两个人代表了两套待人接物的逻辑,一套是万千活物皆可驯,一套是好死不死都可泡。

 

正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流落到「世界」公园的外星人,将接受这两套技能的轮番攻击。

 

不是活着被驯,就是死了被泡

 

而这位来自更高级文明的外星人,唯一可以获得身份反转的机会是拿回头上的能量环


 

为此,他不得不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没有能量环的外星人,与猴无异,每天都得接受耿浩的驯化,然后作为游乐园里新项目的表演者。

 

但这个外星人从心底里鄙视人类,独自开飞船来和人类建交估计属于他们星球的底层工作。

 

他毫不掩饰对人类的厌恶,但现在又不得不臣服,毕竟不听话就要挨打。

 

在《疯狂的外星人》中,有条显而易见的歧视链

 

外星人——人类——猴子

 

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驯化和被驯化,反过来也是跪舔与被跪舔的关系。

 

而能量环的归属则成了这条歧视链最大的变数,在谁手上谁是大爷。


 

它就像是伊甸园的禁果。

 

谁偷食禁果,谁便用不道德的方式获得了与自身能力不匹配的力量与欲望。

 

统治弱者,跪拜强者。

 

片中最细思极恐的段落在于,鄙视链最下方的猴子戴上了外星人的能量环,瞬间变成山寨外星人大魔王,野性十足又威力无穷,劈山断水,狂虐人类。

 

原本耍猴的反倒被猴耍,堪称神来之笔。

 

而最后制服山寨外星人的办法,竟然是锣鼓和香蕉

 

影片不断强调驯猴背后的科学逻辑,巴普洛夫条件反射法,意思在驯化猴子的时候,一边敲锣一边反馈,做错了给皮鞭,做对了给香蕉,久而久之猴子便会形成条件反射,形成记忆。

 

电影引入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很西化的概念,事实上,只是一个外壳而已。耿浩只在吹牛皮的时候提巴普洛夫,每晚拜的还是「五畜奶奶」。

 

从这个角度来说,驯化只是精神控制法


 

其实,在「外星人——人类——猴子」还藏着一条歧视链,那就是「美国人——中国人/非洲人」。

 

同一种族也会出现阶级分化,也会有阶级鄙视链

 

以至于和外星人建交的人类代表,必然设定为美国人。

 

只是美国人搞砸了。

 

而建交失败的结果,很可能就会演变成星球大战,地球毁灭。

 

好在美国人费尽周章没有完成的使命,被两个中国人搞定了。

 

耿浩用耍猴的方法制服了山寨外星人,大飞则用白酒制服了正宗外星人。


 

大飞的酒坛里泡着许多东西,浑浊的酒汤,终于还是泡上了外星人的肉身。片尾,摇摇晃晃的外星人的肉身还真被泡透了。

 

从锣鼓到酒,从精神到肉体的侵泡,直指的就是中国的「酱缸文化」。


 

「酱缸文化」一词因为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一书,成了讽刺中国国民性最形象的比喻。

 

他在书中写道「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地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像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

 

而「酱缸文化」的突出表现就是官场再典型一点「酒桌文化」。片中的「酒桌」戏,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颇有官僚余风。


除了酱缸文化之外,影片还试着探讨了下咱们中国现代文化的特点,由拿来主义演变而来的山寨文化

 

整个电影,假货横行,汇聚世界建筑的游乐园,以假乱真的建交仪式,带着能量环的山寨外星人。


仔细观察影片会发现大多数道具都充满浓浓的山寨气质,整个电影所演绎的可以说就是一出真假美猴王


 

写到这里,或许有鱼友会说这是过度解读。其实是否过度解读,直接看影片中这一类的表意符号是灵光一现还是贯穿其中便可知了。

 

真假布景指向山寨,锣鼓指向驯化,酒缸指向酱缸。这些符号在影片中的表达是完整的

 

但对于观众,特别是大多数观众来说,电影始终需要回答的问题还有一个。道理我都懂,但是怎么就不好看呢。


在鱼叔看来,大概是意在笔先的缘故。



《疯狂的外星人》所要表达的概念超过了故事本身的承载限度,更确切的说是不够匹配

 

概念的合理,视觉符号上的完整,并不能让构成剧情上的逻辑通畅。


举个简单的例子,影片一开头,外星人意外坠落的原因竟然是自大的美国人要自拍下这一历史性的时刻,闪光灯闪到了外星人的眼。

 

大家都知道是在给美国人铺人设,可是自拍毁外交是不是太草率了。


如果是做反差,这种有些无厘头的风格也没有贯穿始终,成为一个个方便观众理解电影内核的纽扣。



但鱼叔依然欣赏这部有反思有表达的作品,也为作品中讨论现代国民性的野心震动。


我们常常说,喜剧的核心是悲剧。


也别忘了,讽刺是对抗荒诞最核心的力量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 · · · · ·